神眼通天小说 第一章节 神秘玉佩

【神眼通天小说 第一章节 神秘玉佩】
七月的安山市,闷热的让人窒息。
早班的地铁上,陈修不时拿出手机,解锁打开微信。
看着那鲜红刺眼的感叹号,以及下面“对方已拒收您的消息”的字样,心情压抑到极点。
谈了半年的女朋友,大清早跟他吵了一架,嫌他穷。
拉黑分手。
让他本身大好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
“唉……房租都快付不起了,没有物质何来爱情?”陈修叹了口气,见地铁到站,把手机装进口袋,准备下车。
心情再糟,班也得上,不然下个月要睡桥洞了。
呯!
刚走到门口,一个人飞快蹿进车厢,狠狠撞在陈修身上。
“走路不长眼,赶着回家奔丧吗?”陈修摔的七荤八素,心里狂骂。
回头就见四个壮汉急匆匆冲入地铁内。
还在心中愤愤不平的骂着,但一看时间却也顾不上这么多。
如果再迟到连勤都保不住了。
来到实习的福生典当行。
刚打完卡,就听到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身上脏的跟捡破烂的一样,客人看到还以为我们典当行是垃圾收购站呢。”
“真是个乡巴佬,连个人卫生都搞不好。”
“一无是处。”
说话的人是典当行的大师傅李奎安。
平常对陈修就横眉冷眼,只要逮着机会,就挖苦讽刺。
因为是前辈,又是直系领导,所以陈修一直忍着。
但今天本就心情烦躁,陈修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怒气,忍不住怼道“有人呐,学了几十年的说话,就是学不会闭嘴。”
“听说不积口德,死后要下拔舌地狱。”
“那舌头,一扯扯出几十公分长,绕着自己脖子。”
“咔嚓一拉,眼珠都突出来了。”
李奎安没想到平时任由揉圆捏扁的陈修,今天居然敢跟自己顶嘴,含沙射影讽刺他。
顿时气的脸色发青。
不等他再开口,陈修已经疾步走进了洗手间。
把身上脏兮兮的外套脱了下来,掏了掏口袋打算扔进公司洗衣机里。
“嗯?这是什么?”就在这时,手指触碰到一个硬物。
掏出来一看,是块圆形的玉佩,形制简单,就是一条首尾相连的龙。
“我口袋怎么会有这东西?”
陈修拿着玉佩站在镜子前,皱眉回忆。
刚才在地铁上被人撞倒,难道是那人塞进自己口袋的?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陈修百思不得其解。
换上工作服,准备把玉佩装进口袋。
滋!
就在这时,玉佩上突然发出高温,烫的陈修的掌心一阵冒烟。
疼的他表情变形,伸手就想把玉佩给扔出去。
但是玉佩却牢牢贴在他的掌心,仿佛被吸住了一般。
下一刻,龙环玉佩上散发出蓝汪汪的光泽,掌心传来一抹清凉的感觉,钻心的疼痛瞬间消失。
然后在陈修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玉佩渐渐融进了掌心。
眨眼间,掌心只留下了一个圆形印记。
“我擦,什么东西?”
陈修神情一阵恍惚,连忙打开水龙头,拼命撮洗着掌心。
不疼不痒。
撮了半天,不见有任何消褪的迹像。
陈修的表情,苦恼到极点。
今天真是水逆横行,流连不利。
陈修一阵头大。
站在镜子前,足足发了三分钟的呆,才揉了揉脸,拿起了扫把走了出去。
刚才怼了李奎安一顿,他肯定怀恨在心。
今天必须要打起精神,否则让他抓到把柄,在老板面前告一状,工作可能都要黄。
走出洗手间,陈修便看到李奎安脸色阴沉,手里拿着一个老旧的黄铜烟斗在翻来覆去看着。
是昨天下午收来的老物件。
“清晚期黄铜烟斗,烟嘴镶嵌猛犸牙,品相完整度0,真品,市场价值三万元左右。”
一条信息在陈修脑海中迸了出来。
吓的他浑身一颤。
怎么回事?
我怎么突然懂这些东西?
陈修一脸懵逼。
虽然他是考古系毕业,但在学校学的都是皮毛,连真正的门都没入。
来典当行也只有两个月不到,平常就负责打打杂,端茶倒水招待客人,李奎安根本不教他任何鉴定知识。
但刚才的信息,来的强烈而又清晰,不像是错觉。
“难道是刚才那块玉佩的原因?”陈修脑中灵光一闪,不由自主地想到。
为了验证心中猜测。
他连忙把目光投向玻璃柜台里展示的物品上。
“仿宣德炉,赝品,市场价值无。”
“仿清乾隆珐琅彩瓷笔洗,赝品,市场价值无。”
“民国蝶形玉佩,材质岫岩玉,品相0,市场价值两万元左右。”
……
连着看了好几样东西,脑袋里的信息不断涌来。
终于,陈修确定了这不是幻觉。
眼神大亮,灰霾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脸上忍不住露出狂喜之色。
那个古怪的龙环玉佩,竟然让自己拥有了能够准确鉴定古董的能力。
这简直就是作弊器啊。
“这下发了!”
“有了这种能力,岂不是在古玩界横着走?”
“我陈修成为华夏闻名的鉴宝大师,指日可待。”
“再也不会因为没钱,被女人看不起了!”
陈修恨不得放声大吼,宣泄兴奋之情,又怕引起李奎安注意,只能憋的面红耳赤。
“老板,我有个东西要当。”
就在这时,店外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
李奎安立刻放下手中的烟斗,脸上堆满虚伪的笑容,迎了过去。
男子从怀里掏出个小巧泛黄的印章,递到李奎安手里说道“这可是我爷爷传下来的好东西,你掌掌眼。”
李奎安拿出放大镜,戴上手套仔细地观察了一会。
点了点头“确实是个老物件,应该是清晚期的私章,章体是田黄石,不过质地一般,品相保存的也不太完整。”
“你要当的话,一万五。”
男子伸出两根手指“两万!少一分不当。”
李奎安摇头加了一点“给不了,要不请去别家瞧瞧?”
男子一听这话,眼中露出一丝挣扎之色,最终点头说道“行吧,我急用钱,当了。”
李奎安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跟他讨价还价,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这块章,至少值两万,一万五收来,转手两万卖出去,就能挣个五千块。
放大镜一放,准备开单收货。
“李师傅,我建议你再好好看看,别终日打雁,被雁啄了眼。”
这时,陈修的声音,悠悠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