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通天小说 第七章节 被黑了

【神眼通天小说 第七章节 被黑了】
不得不说乾通的安保确实到位,直到十几分钟后,秦家高管带着保镖赶到现场。
哪怕氛围混乱不已,但始终没有一个人能越过人墙,接触秦芷跟陈修。
看着在保镖簇拥下离开乾通的两人,向景龙心里恨意滔天。
不止是陈修跟秦芷之间的关系的亲密,更重要的是,他向家的脸,在乾通彻底被陈修踩了个稀烂。
这口气,如何能咽得下去!
“陈修……不管你是什么人,老子都要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代价!”
向景龙一脸狞笑,离开了乾通。
离开拍卖行后,陈修把书贴交给秦芷,打了个招呼,独自离开了。
秦芷的人情已经还了,后面的事,自有秦家解决。
陈修回到家里时,已经将近十点了。
一通洗漱后,他躺在床上玩了会手机,刷着抖音,突然就刷到了今晚的一幕。
不知道是谁把他揭露《圣教序》的一幕,发到了抖音上面,陈修立刻便成了热门。
他翻了翻评论,下面一片恭维和崇拜的论调。
陈修不由笑了笑。
今天这件事对他来说并不意外,这是玉佩赋予的能力,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陈修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便倒头睡下。
次日早上。
陈修如常来到典当行上班,打卡。
进了鉴定室,李奎安已经早早到了,捧着杯茶,一脸冷笑地看着手机。
见陈修进来,李奎安放下手机,阴阳怪气地道:“陈修啊,你现在不得了啊,啧啧……本事不大,炒作的功夫很了得嘛,可惜啊,网友们火眼金晴,一眼就看破了你那点小伎俩。”
“现在连带着我们福生典当行都在被人抹黑,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跟老板交待!”
李奎安一脸兴灾乐祸的表情。
“什么意思?”陈修一头雾水。
“自己看看吧,昨晚拍卖行那事,已经让你变成网黑了,”李奎安冷笑声更盛,“你现在就是个被谴责的对象,还装模作样什么!”
陈修闻言,连忙拿出手机,刷出昨天收藏的视频。
评论竟然已有了上万条。
他茫然地翻开一看,顿时一脸懵逼。
原本一片叫好的评论,如今已然被各种讽刺挖苦指责所掩埋。
“欢迎收看鉴宝之自埋自挖系列。”
“傻子都知道,隔着这么老远,根本不可能有人看出画中另有乾坤,这个小伙炒作痕迹太明显了。”
“乾通拍卖行是真的不要脸了,要炒也得请位大师来嘛,找个无名小辈在这里骗鬼呢。”
“别说了,拍卖行都这样,找个人高价拍个垃圾,再一宣传就变成宝了,洗钱嘛,谁还不知道呢。”
“这人我认识,是福生典当行的一个实习生,整天端茶倒水打扫卫生,哪会鉴定东西啊,不用看了,假的。”
“这个福生典当行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员工都这样,肯定是家黑店!”
......
诸如此类评论,多不胜数,不少网友更是直接把矛头指到了陈修身上。
不仅如此,一夜之间,把他的老底都给挖了出来,甚至连学习经历,工作经历都贴到了网上,以此来证明陈修就是个新手,毫无鉴宝经验,就差把他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放在电线杆子上拍了。
陈修打开百度搜了一下。
全是质疑他炒作的文章,明显是有水军在带节奏。
陈修毕竟是个普通人,如今因为这件事,连隐私都被人曝光了出来。
顿时,陈修有种被扒了衣服在街上游行的感觉。
一时间,他有点后悔昨天晚上的冲动了。
“真金不怕火炼,网友不知情,被水军带得随波逐流而已,怎么?李师傅难道也跟这些网友一样,人云亦云?”
陈修平复了一下心情,反问道。
后悔归后悔,在李奎安面前,自然不能露了怯。
“哼。”李奎安冷哼了一声,眼里泛起一抹阴毒,不再言语,而是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
见李奎安不再招惹自己,陈修也懒得理他,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开工。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
一个戴着眼睛,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拿着一个长条形纸盒走进了当铺。
陈修立刻露出笑容,上前接待。
“你是这家店铺的师傅?我要当副字。”男子从纸盒里抽出一幅卷轴,说道。
陈修点头,接过卷轴,摊开一看,是一副行书。
乍眼看去,这字就不对。
很多本该飞白的地方,都有明显的补笔痕迹,最重要的是,印章落款有重影,像是渗的墨油,然后再重新印盖上去的成果。
就算陈修不靠古玉印记,都可以看出很多问题。
但偏偏这副看上去就有问题的字,陈修得出的结论,却是真品。
“清朝名家梁同书所做,完整度50%,以拓揭手法将宣纸一分为二所成,后期添补飞白印章,市场估价:十五万元左右。”
这条信息,以及卷轴上隐隐传来的温热感,都让陈修深信不疑。
“您打算当,还是卖?预估价位是多少?”
陈修不动声色地问道。
“急用。卖,十万怎么样?”
中年人两指相交,做出个手势,说完,冲着坐在里面的李奎安暗暗投去一个眼神。
陈修闻言心里一喜,没有注意中年人的神情有异。
估价十五万,这人只要十万,这单至少能够帮店里纯挣个五万,说不定还可以多拿一些提成。
想到这里,陈修便没有跟李奎安商议,当即拍板同意签合同,让财务付款。
中年人离开后,李奎安的脸上不由露出了得意之色。
这个中年人是他特意找来的,这幅字,也是他从家里拿的藏品。
目的便是借着别人的手,让陈修出错,然后滚出当铺。
“哎呀,老板昨天真是看走了眼,居然让你这个不学无术之辈蒙混过关!”
李奎安看着外面王福生的车缓缓停下,故意提高了声音,讽刺道:“陈修,你连个临摹仿品都看不出来,不跟我商量就花了十万收下这幅假画,是打算自己掏腰包赔吗?”
陈修眯起眼,摸了摸鼻子,头也不抬地答道。“谁说这是临摹的?李师傅,你该上点眼药水了。”
话刚说完,王福生夹着包走了进来,脸色显得有些阴沉。
大早上他就被朋友打电话吵醒,催着他看一个抖音视频。
正是陈修昨晚在乾通拍卖行“大显身手”被人拍下的画面。
下面那些评论,无不让他大动肝火。
所以他早早便来到了店里,想问问陈修到底是什么情况。
谁知,刚进来就听到了李奎安的话。
“又怎么了?”王福生皱着眉,阴着脸问道。
“老板啊,刚才陈修仗着您信任,都不跟我商量就擅自作主十万块钱收了幅假字。”
李奎安一脸阴冷,添油加醋地告着状。
这副字,是他处心积虑,一夜没睡想到的计划。
无论陈修收与不收,今天这个锅,他都背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