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通天小说 第八章节 辞职

【神眼通天小说 第八章节 辞职】
王福生本来心情就不好,一听李奎安这么说,顿时脸色就拉了下来:“陈修,怎么回事?”
“王总,我刚才确实收了一幅梁同书的行书,不过,不是临摹的仿品,而是真品。”
陈修毫无惧色,把卷轴拿了出来递到王福生手里:“就是这幅。”
王福生打开卷轴看了几眼,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李奎安捧着茶杯,悠哉地晃到王福生跟前,脸上充满着讥笑:“老板,你看看,这副字的所有飞白部分,可都是二次添加,试问哪个大师会这么写?还有,这印章部分分明就是另外盖上去的,最初的印迹,怎么看都是一团墨油。”
“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真假,陈修却把它当宝收来,这不是明摆着让店里蒙受损失么。”
王福生锁起眉头,不由地点了点头。
这些问题,就算他这个不太懂鉴定的外行都能看得出来,顿时,他对陈修的能力充满了怀疑。
再加上那个视频铺天盖地的负面评论,王福生心中一阵来火,语气便冷了不少:“陈修,李师傅说的这些问题,你怎么解释?”
王福生的态度,让陈修心里不由一冷。
昨天,王总刻意安排自己跟李奎安一块收货,代表对他的能力很是信任,可现在这种质问的语气,分明是觉得李奎安说得有理。
“王总,人不可貌相。古董一行,也是这样。”
陈修深吸一口气,解释道:“这幅字表面上看,确实让人怀疑。但它却是用拓揭的方法从一件真品上揭下来的另一张真品,虽然价值上不如完品,但十五万,还是值的。”
话音刚落,李奎安便爆出一阵冷笑:“陈修,你到底有没有点常识?鉴定古董字画的,谁不知道拓揭纯粹就是个扯淡事!我告诉你,宣纸的纤维是天然编织交缠的,一张纸根本不可能完整分为两半。”
“陈修啊陈修,真想不到你竟把小说里胡编乱造的东西拿出来说事,真是可笑至极!”
就连王福生也眉头深皱,点头道:“我也听一位大师提到过拓揭之法,大师解释说,拓揭难度过高,基本上都是以讹传讹,陈修,你刚开始收货,还是要跟虚心跟李师傅多学习学习,以后别再犯同类的错误。”
如果放在平时王福生可能还会多想想,多听听陈修是怎么说的。
但是他今天被网上的那些评论搞得心烦意乱,再加上先入为主,已经认定了这副字是假货。
“王总,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经验问题,而是品行问题!陈修一介实习生,刚担任收货岗,就敢擅作主张,拿店里的钱不当钱,以后难免会更加过份,您就这么轻描淡写地处理,难免会让其他同事有样学样啊。”
李奎安闻言,顿时露出不满之色,挑拔道。
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定把字拿出来,宁愿亏钱都要栽陈修一笔,却被王福生这么轻描淡写给按下去,那岂不是亏大了。
“哦?那你想怎么处理?”
王福生问道。
“让陈修赔钱,偿还店里的损失!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凭什么让店里替他承受损失呢!”
李奎安一副为公的嘴脸,扮着大义凛然的样子。
王福生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陈修,李师傅说得没错,公归公,私归私。这样吧,这个钱店里掏一半,你掏另外一半。”
陈修冷冷地笑了,毫不掩饰心里的失望。
他对李奎安的话毫不在意。
但是如今,王福生竟然相信了李奎安,而不信自己。
这让他不由心寒。
这时,他的心里隐隐升起一个重要的决定。
陈修开口,淡淡地道:“王总,拓揭之法,并非子虚乌有。”
“虽然清朝以前,宣纸确实如李师傅所说纤维互相咬着,密不可分。但在清朝时,却有了一种叫做夹宣的方式。”
“这种夹宣,是由两张宣纸制作而成,主要在大写意画或者正楷隶书时使用,偶尔,也有行文。”
“但因为飞白和印章部分无法力透纸背,所以揭下来的底章,便会留白,需要重新添笔。”
“这幅梁同书字,便是这么来的。”
“如果您还是不信,大可以请专精书法的鉴定大师复验,如果鉴定结果还是为假,这十万,我自己掏。”
说完,陈修看了一眼李奎安。
陈修心里很清楚,以李奎安的眼力和经验,如果觉得是假的,定然早一眼看出来了,却故意选择在王福生来进门之前,颠倒黑白。
分明就是在报复自己。
“陈修,字的事先不说。”
王福生闻言,只得点了点头,他现在心中烦躁,根本没心思管区区一副字的真假,开口说道:“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晚上的事让我承受了很大压力?现在很多人在指责我的当铺弄虚作假。这事,我需要你跟我解释清楚。”
陈修一阵愕然。
王福生的语气,分明就是在问罪!
陈修更加坚定了刚才萌生的想法,出声道:“王总,我没什么好解释的,我选择……辞职。”
王福生闻言,脸色猛地一滞,难以置信问道:“你说什么?辞职?”
“呵呵,我看你根本就是怕担责任,想跑路吧。”
李奎安本来听到陈修关于“夹宣”的辩论,脸色都变了,此时却又冷笑起来,讥讽道。
“王总,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栽培,我想自己创业。”
陈修压根懒得理李奎安,坚定地说道。
“就凭你,也想创业?穷屌丝一个,连饭都吃不起吧。”
李奎安满脸讥笑,肆无忌惮地嘲讽道。
虽然陈修识破了他的伎俩,但如今主动提出辞职,他顿时放下心头的大石。
“李奎安,你记住。我陈修再穷,也不会变成你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人!”
陈修毫不示弱地反怼回去。
“陈修,你还年轻,不要冲动,好好考虑考虑,李师父的话虽然糙但也不是没有道理,你如今连生活都无法维持,拿什么去创业?”
王福生阴着脸说道,这句话问得陈修哑口无言。
老板说得对,房租都交不起了,这时候辞职是不是太任性了。
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进了店里。
中年男子疾步走到陈修面前,恭敬地说道:“陈先生您好,我是秦小姐受安排过来给您送佣金的,这张卡里有一千万现金,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余下的秦小姐会亲自给您送来,请您收好。”
话音刚落,李奎安的脸色顿时涨红得如猪肝一般,双目圆瞪,充满着震惊。
就连王福生,也露出满脸的难以置信之色。
一千万佣金!
还只是一小部分?
秦芷怎么会如此大方?
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昨天晚上那个视频不是炒作?而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