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通天小说 第十四章节 我向来记仇

【神眼通天小说 第十四章节 我向来记仇】
陈修刚刚回到自己那件不足30平米的单间出租屋,手机就响起了。
“老板……呃,王先生,请问有什么事?”
陈修接起电话,出声询问道。
电话是王福生打来的,刚一接通,陈修依旧习惯性地喊他老板。
“阿修,吃饭了没有,晚上请你吃个饭。”
“吃过了。”
本来陈修对王福生的印象还不错,但是昨天发生的事情,让他对王福生的好感荡然无存。
“呵呵……”
王福生尬笑了一下,打着哈哈说道:“阿修,我知道你心里有气,我昨天……态度是不好,我道歉!你知道的,我这人啊就是嘴欠,有时候说话不过大脑,你千万别放心上。阿修,回来吧……福生典当永远是你的家。”
王福生的话很有感染性,说得也很动情。
如果没有经历昨天的出走,陈修很可能真的被他说动了。
“王总,吃饭不必要了,典当行明天我会回去一趟,不过不是上班,我回去拿一些之前落下的东西。”
不等王福生劝说完,陈修直接挂断了电话。
“诶,我还是不够大度。刚从学校毕业的时候找不到工作,怎么说也说王老板收留了我。”
“算了,明天我还他一个人情吧,以后大家就互不相欠了。”
……
“阿修,你来啦?快坐,这是我珍藏的大红袍,你尝一下。”
第二天,陈修刚到福生典当行,王福生便已经等在店里了,他一进门,就被拉着坐到了茶几面前。
“有些人呐,脸皮还真是厚,都被开除了,还好意思回来。”
李奎安却依旧一点好脸色都没给陈修,对着陈修就是一阵冷热嘲讽。
“老李,闭嘴。”
王福生的脸色为之一变,心中直骂:“老子好不容易才劝回来的人,你特么李奎安就没有一丁点眼力见吗!”
李奎安被老板喷了一脸,自然不敢再当面怼陈修了,便背过身去嘴里依然喋喋不休。
王福生气得要再度发火。
然而陈修摆了摆手,笑了笑,说道:“李奎安,你放心,我知道你在担忧什么……我今天回来不是来抢你饭碗的,单纯回来收拾几件旧衣服。”
“阿修,你何必这样呢!只要你愿意回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典当行的大掌柜,老李的位置,你来坐。”
王福生有些心浮气躁了,李奎安简直是心胸狭隘到了极致,一次次触到自己的底线。
“老板……你不能这样,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李奎安自然是尖叫了起来。
“闭嘴!”
王福生气得青筋暴起,怒声道。
陈修百感交集。
王福生先后给了自己入职,鉴宝的机会,如今又打算安排自己当典当行的掌柜,何等的青睐啊。
如果没有秦芷的一千万,说不定,他真的就被打动了。
想到这里,陈修对着王福生鞠了一躬,感激地说道:“王总,感谢您当初给我的生计……陈修万分感谢!但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今天我之所以回来,就是为了还您个人情。”
还没等王福生和李奎安两个人反应过来。
陈修直接走到了陈列前,从上面拿起一个汝窑盘子,说道:“这只盘子,是李奎安上个月花三十万收的,李奎安当时誓言旦旦保证它是真品,不过,我可以肯定地说,这是假的。”
“胡说八道。”李奎安大声吼道:“老板,这小子是报复我,您千万……别信他说的。”
陈修也不急着与他辩驳,再度拿起一个乾隆梅瓶。
“这个梅瓶,也是赝品,两个月前,李奎安花了二十万从同一个卖家手里收来的。”
“胡说八道……”
“对,在你看来,我是胡说的,可王总也有眼睛,他会看。”
陈修冷笑了一下,从柜上拿起一个放大镜,递到王福生手里,指着汝窑盘的底部一处,说道:“王总,您注意看。”
王福生接过放大镜,凑近一看,旁边的李奎安脸色大变。
王福生看完以后,整个脸都垮了下来。
陈修又指了指梅瓶的底部,王福生再次拿着放大镜看去,整个脸,都涨紫了,怒吼道:“李……奎安!到底……怎么回事!”
“老板……我……我是一时老眼昏花才走了眼。”
李奎安慌了,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声音都在颤抖。
“老眼昏花?那么明显的拼接货……你跟我说你看走眼了!要你这个二十多年的老行尊有什么用!”
王福生捏紧了拳头,气得青筋都露了出来,大口地喘着粗气。
有一种赝品的制作方法,就是从一些老旧破瓦里面收来真品花瓶的底部,上面的主体部分则是后做的,然后再拼接在一起。
这种造假方式,如果拼接技艺做得足够高超,的确能够骗过不少专家。
只是,这两个赝品的做工明显很粗糙,连王福生这个半外行都能看得出来拼接的痕迹。
李奎安这种几十年的老行当,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呵呵……老李,我们宾主一场,你别逼着我报警。”
王福生一张脸气得都黑了起来,胸脯高低起伏了起来,显然是在努力地压着自己的怒火。
“啪。”
李奎安一下跪了下来,膝盖都软了,哀求道:“老板,我就是一时没控制住贪念……看在我为您为店……鞍前马后多年的份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就饶我一次吧。”
“给我滚。”
“老板,你就给我一次机会……”
“李奎安。”王福生声音一下子尖了起来:“若不是念在多年宾主的份上,你应该知道,按照典当行老规矩,你这种吃里扒外的人是怎么样一个下场!赶紧给我滚蛋,别等我反悔!”
按照民国以前的规矩,典当行伙计联合外人坑东家,一旦抓出来,不是废了招子,就是砍断手脚。
王福生只是赶他走,真的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
虽然现在已经是法治社会,但是王福生这种能开得起典当行的老板,多少都会有一些黑道背景,弄他李奎安还是轻而易举。
“是……是……”
这下子,李奎安不敢多留,连东西都不敢收拾,直接就窜出了福生典当行。
出门的时候一双眼睛如同狼一样地盯着陈修,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
“今天的事情,你们谁都不许传出去,知道了没有!”
李奎安走后,王福生对着店里的员工吼了一声。
店里出了内贼,要是传出去,对典当行招牌的名声有致命的影响。
“是。”
老板气头上,谁敢触他的霉头,纷纷应和道。
“小修,太谢谢你了。要不是有你,我还不知道要被这个老家伙坑多少钱!”
王福生握住陈修的手,感谢之余,趁机再次抛出橄榄枝:“你就留下来吧,以后店里20万以下的买卖,全凭你做主,我给你高出李奎安两倍的工资。”
“多谢王总的好意。今天我还了您这个人情,我们便两清了……对了,我在古董街开了一家店面,欢迎王总过来喝茶。”
陈修对着王福生鞠了一躬。
不等王福生反应过来,陈修直接笑着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