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通天小说 第十六章节 宣德炉

【神眼通天小说 第十六章节 宣德炉】
“你是这里的老板?”
不由赵敏不讶异。
古董街的房租她大概知道,每个月几万块的租铺费用是跑不了的,再加上店铺的装修和里面的陈列,少说也要上百万才能搞下来。
“一个小店而已,盘下来的时候也才三百来万。反正就是穷人的命呐……”
陈修说得很是轻描淡写,好像在菜市场买棵葱一样。
越是这样,赵敏的面色就越是难看,嘴巴张得更大,好像被骨头卡在喉咙中间,吞不下也吐不出。
两个字——恶心。
越是这样,陈修越有报复的快感,故意对松石和说:“开除我呗,两万消费额度呢,有钱不赚王八蛋。赵敏,你说对不对。”
“我……”
赵敏知道自己今天被羞辱定了,哪里还有心思再留在这里,赶紧出了店门,灰溜溜地就跑了。
松石和一脸茫然,之前两人的对话他统统没听到,摸不着头脑地说道:“这个女人不是有病吧,怎么就跑了?”
“哈哈……她就是有病。”
陈修听罢,心中一阵的畅快。
一扭头,便见到松石和抱着一团包着一物的粗布,看似有些分量,奇怪地问道:“你抱着的是啥东西?”
“我刚才在后面打扫库房,就见到了这个东西,好像有点不凡,您看一下。”
雨轩居后面居然还有一个小库房?
陈修昨天来得匆忙,到现在还没来得急细看,也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
不过前老板梁克就连摆在店面里的物件都没几个好东西,库房那里,估计也更是残次品居多。
“打开看下。”
陈修摸着下巴沉吟道。
松石和把物件小心放在了桌面上,轻轻掀开上面的布袋。
“宣德炉,残缺破损严重,市场价值:300万,若能修复精美,价值可达500万左右。”
陈修脑中一下浮现出了如此信息。
“宣德炉!”
陈修喜不自胜。
这东西的出现还真是意外之喜,没想到库房里面居然还藏着这样的好东西。
陈修拿入手里仔细观摩,见到铜炉上面沾着许多污垢,铜锈、绿斑也都没有清理。
看来,梁克多半认为这是一件赝品,收来以后直接就扔到了库房,连清理都没有清理。
陈修直接倒过炉子,底部“大明宣德年造”的底款倒是清晰可见。
“行啊……石头,你是怎么看出这器物不凡的?”
松石和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在听云居三年也没学会辨认真假,看这铜锈那么厚想来也有些年份了,应该不是新的做旧,古董这东西,不就是年份越久越值钱嘛……老板,这东西值钱吗?”
“值钱……不过,现在还不太值钱,需要先把它补好,才能更值钱一些。”
铜炉的修补,陈修以前在福生典当那里也翻到过,只是从来没有亲自动过手。
“石头,你按照这个单子采办一些材料和工具回来,我把它修好先。”
当下,陈修开了一张清单交给松石和去采购,自己也赶紧拿出几本关于铜?炉修补技术的书籍来看。
陈修的记忆力本就极佳,不然也不会选择考古学这个专业了。
古玉改造了他的身体以后,虽然没让他的智力再度飞跃,倒让他看书的时候,更加专注更加投入。
一个多小时后,松石和已经将东西采购了回来,陈修也已经把两本修补铜炉的知识牢记在了脑海里。
陈修闭上眼睛,在脑海中迅速过了一遍,结合之前在福生典当行看那些请来的老师傅所修补的手法。
他大概有了个修补的脉络。
旋即,便打算动手了。
“等一下!”
这时,松石和一声爆喝,吓了陈修一跳。
“老板……要不,你先拿个普通铜炉试下?”
原来松石和是陈修是一边翻书一边准备动手,越看,越是感觉不太靠谱,便出声提了句建议。
陈修一想也是。
现在这个残破的宣德炉还值三百万,要是自己手法错误把旧洗成新,那可真就一文不值了,到时候只能当成废铜卖了。
“石头言之有理,中午吃饭给你加个鸡腿……去,把架子上的几个铜炉都拿去砸破了,我打算用它们练练手。”
就这样,陈修一个下午都在折腾着那几个赝品铜炉,直到有些手感了,才开始先给那个宣德?炉祛除污垢。
文物古董的清理修复,自然不能把他做得跟新的一样,那样,就失去了古董本身的历史痕迹。
陈修如今已经彻底沉浸在了修复的工作中,完全忘记了外界的一切和时间的流逝,所有的注意力专注在了炉子上。
傍晚,一个老头子走进了店里。
“老先生,您需要点什么?”
松石和上去迎宾。
“小伙子,你忙你的,我就随便看看。”
老头子店里转了一圈,显然也是个行家,陈列上面的东西一样都没看上眼,正要出门,却一下子被伏在案头的陈修所摆弄的宣德炉给吸引了。
老头一看陈修修复的手法,生涩得很,瞬间破口大骂:“你个臭小子,你这是毁坏文物,不是修复,入门的手艺……”
骂到这里,老头哑然而止。
他的注意力全都注意在了陈修的手上,只见陈修的一双手虽然不是广告手模那种纤长细嫩,却是极为稳重,看不到一丝的颤抖。
比顶级外科医生拿手术刀的态势还要沉稳。
到时,铜炉身上的污垢,很可能是一丝不会多,也一丝不会少。
陈修被他这一喊,却是从状态里面被震了出来。
他抬头一看,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子,正盯着自己的一双手,看得眼睛都不眨。
“老先生,我这手法……不对?”
“没有错,不过,不够完美。”
老头子拿起陈修的手,如同把玩美玉一样赞叹说道:“真是一双好手!”
“这老家伙……不会是老玻璃吧。”
陈修心中一阵恶寒,赶紧把手抽了回来,警惕地打量着老头子。
“咳……咳……”
老头也知道自己失态了,尴尬地掩饰了一下,说道:“小子,接下来怎么修复,听我的,我说怎么弄,你就怎么操作。先拿块羊毛毯,把炉的边口擦拭一次……对,然后用石蜡……”
陈修一开始还将信将疑,但按着老头子的方法清理修复了一阵之后,发现效果比自己琢磨出来的法子还要高明得多,顿时对老头的指点深信不疑。
一直弄到了晚上八点多,宣德炉才大致修复完毕。
“也幸亏得你有这双巧手,一般人这样修复,至少要花三天的时间。”
老头子看着修复完工的宣德炉,感叹说道。
一路修复下来,老头子指点了自己无数的高深修复手法。
这些手法,学校、典当行、书本上都没有,若这时候陈修还认不出这是个高人,那他就跟一头猪差不多了。
“老先生,请问您尊号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