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通天小说 第二十二章节 瞧不起谁呢

【神眼通天小说 第二十二章节 瞧不起谁呢】
虽然陈修是盘下了古董店,不过工商那边的正式的营业执照也没批下来。
按照现在的状态,陈修其实还是无业游民。
当然,不贷款全款购置,陈修一千多万的现金也是能支付得起……不过,自己可就没有流动资金了,真碰到好东西也没钱淘了。
“算了,还是继续租房吧,不过,这次打死不能租城中村了,怎么也找个高级住宅区享受一下。”
……
“先生,请问你是买房还是租房?”
陈修是和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一起进入的房屋中介公司。
售楼小姐马上就热情的应你上来。
当然,别人热情的是对那个中年胖子,至于陈修……
他穿着一身的森马休闲装,如果是中学生,这身装扮还勉强吧。
可惜,这里是卖房子和租高级住宅区的地方。
那个售楼小姐会把热情放在他这样一个买不起也租不起的散客身上。
陈修见到没人搭理自己也好,落个空闲,自己是绕着中介公司现有的楼盘沙盘随便看。
“这里环境倒是不错,大落地窗对面就是安江,附近的设施也很完备,大超市、医院都有,还有一个公园,而且离着古董街也近走路也是十多分钟的路程。
好,就租这里吧。”
陈修是看上了一处高级小区,喊道“请问,这里有房子出租吗?”
两个一旁闲着没事的服务员听到他的喊叫是谁也没有动,互相推搡着小声的说道“你去吧,这单我让给你。”
对方是白了同事一眼。
“谢谢你的好心,你接吧。我不和你抢。”
两个人是互相都推托着,谁也不愿意过去搭理陈修。
这时一个二十来岁身形面容都发不错的售楼女孩子从卫生间里面出来,两人都是眼前一亮。
“凌蕊,那边那位先生要租房,你过去招待一下。”
“呃,谢谢,薇薇姐。”
那个叫凌蕊的女生感谢了一番后是小碎步走向陈修。
另外一个女同事是蔑笑对叫薇薇的女同事说道“你还真贱,就会欺负新人。临江居那边的房子,一年房租够买一套偏一点的小居室了,穿着森马衣服的人,怎么住得气,肯定只是去拍个照片装逼而已。你这不是让凌蕊白跑一趟。”
“你说得那么高尚,那你自己怎么不去招待。”
“我那是为你凌蕊好,新人多跑跑腿学学经验。”
“行,你高尚,我是贱。”
“……”
陈修自然不知道两个女人之间的讨论,不过看到自己叫半天没人搭理正想发火,就见一个稍微还有一些稚气的女孩过来,声音很是温柔又带着略微抱歉的语气说道“先生,请问说租房吗?”
“不是,我是来买猪肉的。”
凌蕊一愣,知道客户是在发脾气的调侃自己,赶紧又是连连道歉。
她的声音很是诚恳,让陈修反而是发不起火来了。
“行了,这里是有房子出租吧,带我去看一下。”陈修指着沙盘上的临江居说道。
“好。”
凌蕊带着陈修出了中介公司的办公室来到外面,陈修真想招手打车,凌蕊却是走开来了一辆小电动车。
“先生,上车吧。”
室外0多度的高温下,凌蕊是开着小电炉载着他从小巷里面直穿到临江居。
现场一看,陈修对这套临江出租屋还是很满意,新的装修,设置也齐全,落地大玻璃对面就是滔滔东去的安江。
又坐着凌蕊的小电炉回到中介办公室,两人经历过外面的高温酷暑都是大汗淋漓。
那两个势利的售楼小姐是一阵的嘲笑,纷纷是低声说着凌蕊还是太年轻了,明知道对方租不起的何必那么落力的带人去看房子。
不过,陈修的话很快让两人后悔了。
”房子我租了,多少租金?“
凌蕊一愣,她自然也看出了陈修的衣着一般,也没有指望过陈修真多能租得起那个富人区,那么尽力带着他去看房子只是自己的本质工作而已。
“怎么,有人先租了吗?”
“不……不是,”凌蕊赶紧说道“不过这套房子因为新房,房东有点特殊要求,他要求租客一次性的交齐一年的房租。”
“全部多少钱,你直接说个价。”
“七十万。”
那两个势利的售楼小姐听着两人的对话,一阵鄙视的看着陈修小声嘀咕着“装不下去了吧,七十万都够买一套小户型的房子的了,这个穷逼能租得起,我砍了脑袋给他当凳子坐。”
她们说得小声,陈修确实听了过去,冷笑了一下,对凌蕊说道“合同拿过来,我现在就租了……今天就可以入住了吧。”
“啊~您真租啊?”
“废话,我不是来租房的难道真的是来买猪肉的啊。”
陈修当场就付了七十万的租金,拿着钥匙径出了中介办公室。
那两个势利的售楼小姐顿时傻眼了。
卧槽,还真是一个隐形富豪啊。
心中是暗暗后悔,同时又是对凌蕊羡慕不已,因为这套房子出租房东要求要交齐一年的房租,给出的佣金也是高达七万。
陈修那了钥匙是高兴的出了中介,回到酒店把房子退了,那个前台的小姐都傻眼了。
三千多一个晚上的商务套房,这个年轻入住都不大三个小时就要退房了。
大堂经理都是直接跑了过来连连道歉,还以为是自己酒店服务让陈修很不满意。
陈修是很好笑的接受了大堂经理的道歉下把房子退了,心里想道“我总不能告诉你,我是被房东赶了出来临时找个落脚点吧。”
才出了酒店的大门电话就响起,竟然几日不见的秦芷打来,邀约自己一起吃饭。
在一家高档的西餐厅,再次见到秦芷,她还是那般的绝世美伦,一举一动,都散发着雍容高贵的气息。
“早就想请你吃饭,感谢你办我找到《圣教序》,只是一直在忙着和省博物馆商量着捐赠的事宜,拖到现在。”
陈修笑了一笑,对秦家的大手笔还是很为动容。
“价值五亿的《圣教序》你就真多这样捐了出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