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通天小说第三十三章节 大赚

【香港正版资料大全】
待得陈修拿着包装好的“乾隆梅瓶”走了以后,原本拿着七张百块钞票愁眉苦脸的胖老板忽然是乐开了花。
“老板,你……你不是受的刺激过度……傻了吧?”一个伙计看到这个样子急急说道。
“傻个屁,我这是真高兴!”胖老板一拍他脑袋笑骂说道。
“忙活了这半天才骗到了00块,您还高兴?”
“怎么不高兴!明知道我的花瓶是假的还忽悠到他买,证明我的演技进步了!这个梅瓶我当初不过是花了一百块从别人手上买来的假货,现在卖了七百,怎么说也不还是赚了!”胖老板得意说道“我都准备报名参加‘我是演员’都节目去了,冠军都有我份!”
“……”
……
这边陈修提着梅瓶也是兴高采烈的走回店里……梅瓶里面的神秘力量既然能被他吸收,又怎么会是假货!
七百块忽悠走一个乾隆梅瓶足够他高兴上半年的了,自从0年以后喜欢玩古董的人越来越多,谁还能捡漏!
“老板,有人来面试看货师傅的职位。”陈修才回到店里,松石和就上前来禀告。
“告示才贴出去,我才逛一圈回来就有人来面试了?不是来撞大运的吧?”
陈修很快见到来面试的两人,都是五十来岁,一个姓白叫白易得,人看上去很是忠厚老实,并不多言语。
陈修问他一句就答一句,询问一些古董方面的问题倒是中规中矩。
另外一个叫郝州,人很是健谈,陈修问他一句能回答十句,语气之间是一直夸耀自己四十多年的从业经验,莫过的古董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云云。
“你们两个都很不错……不过,我们店小,只能从您二位里面择一优选。”
陈修说着的时候把那个刚捡漏过来的梅瓶放在桌子上,“您二位就掌一下眼,看看这瓶子的真假!”
白易得和郝州分别都验过梅瓶以后,郝州推了一把白易得说道“白兄,你先来吧。”
陈修的考核是让两人同时一起说的,后说的自然是比先说的要赚一些,可以从前面的人那里听到一些自己考虑不到的意见,很显然郝州是在占便宜。
白易得倒是不怕吃亏,老老实实地说道“这个梅瓶从色泽、图文都很像是真的,之前我在原来的古董店也接触过不少这样的梅瓶,两者之间给的感觉很一致。
不过,瓶底的题款我看得觉得有些怪异,好像是被人重新添加上去的……”
“嘿嘿……”
白易得还没说完,一旁的郝州就嬉笑说道“白兄,你啰里八嗦的说了半天,还是给个痛苦话,这古董是真是假就行了。”
白易得摇了摇头,老实承认说道“我才疏学浅,实在看不出真假。”
陈修心里是暗暗的点了点头,问道“既然你看不出来,万一有客户拿着这样一个瓶子来店里放,你是收还是不收?”
“这个……”白易得想了一下才说道“我看不轻的东西,自然不能乱收,不过,万一我走眼了不收,也会让老板错过一次发财的机会……”
“哈哈……老白,你这人怎么吞吞吐吐,给个痛快话,别把话都围满了,说和没说一样!”郝州嘲笑说道。
“遇到这种情况,我会联系老板,让您亲自过来过目。”
“什么事情都要问老板,那老板出几万块一个月的工资聘请我们还有什么用处!”郝州更是嘲笑说道“亏你还是几十年的老行尊,这个梅瓶就是学徒几年的新人都能一眼看出来是假的!亏你还在那里犹豫不决!
底款都是假的,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古董这东西有一处假就全是假,这一点基本规则你都不懂吗?”
白易得被郝州怼得脸上是一阵羞红,不过他为人处事向来是不争,倒是没有回嘴反驳。
“听了你们两个的答案,我心中有答案了。”陈修宣布说道“白先生,您被录用了。”
“为什么,我不服!”
郝州本以为自己雨轩居的掌柜之位是十拿九稳的了。
“因为这梅瓶是真的!”
“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这底款明明是后题的,怎么可能是真的?”
“那是你才疏学浅不知道另外一个典故。”陈修冷笑了一下说道“当年八国联军来了,慈禧那个老娘们自己跑了,有人趁乱偷了一批宫中的古董出来。后来,八国联军走了以后,慈禧太后又回来,偷盗宫内瓷器的人怕慈禧追究磨平底款,后人又添加上去。这一个典故在故宫博物院里面都有记载,并非我胡说八道!”
关于梅瓶的真假自然是古玉的作用。
而关于这一段典故却还是陈修从张老给自己的笔记上面得知。
就像之前编故事卖他梅瓶的胖老板,自己也是以为这梅瓶是假的,所以陈修才是将计就计的听他说完故事再指出底款的漏洞,以七百块的超低价格把这个乾隆时期的梅瓶忽悠走。
那个胖老板此时此刻都还不知道,他曾经用着一个真的梅瓶当作赝品去卖力的编排故事去忽悠别人。
“这……这……”郝州还想要狡辩,脑中思索出一套说辞“这梅瓶实在是太过诡异,我一时认不出真假也是正常不过,你可以再拿一件物事出来考究一下我,如果我不能道出一二来,这大掌柜的位置我绝对不在和老白争!”
“不必了!”
陈修冷笑说道“就算你的才学真在白先生之上我也只会请他,不请你!”
“为什么?!”
“为什么?”陈修笑得更甚“我打开门做生意,求的自然是才,你遇事不决不问我,自己自把自为,赚了是你的功劳,亏本了和你是一毛钱关系没有,月底照样拿我几万块的工资。
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这样的工作我都还想找一份呢。
至于白先生,他自己不懂的绝对不会自把自为,华夏五千年的文明,历史浩如烟海,哪一个人又敢说自己样样古董都通晓。
我要的是一个稳当之人,而不是夸夸其谈之徒。
所以,即使你的鉴定知识就算是在白先生之上,我也依然只会请他……你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