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通天小说第三十七章节 暗流涌动

【香港正版资料大全】
“老板,你急急的叫我来拉这几样破家具,怎么半路又丢了?”
晚上十点多,松石和被陈修叫来用货车拉走包租婆一屋子的家具,车子开到半路,陈修又让他把别的家具全部扔了就留下一个破破烂烂的旧柜子。
“你懂个球!”陈修笑骂说道“这个柜子可是黄花梨的,价值上百万呢!”
陈修之所以让包租婆把别的家具都一起拿走,就是怕包租婆知道了自己的那个柜子是价值过百万的黄花梨,到时候她要是真不愿意转让,自己总不能杀人灭口吧。
“上百万!”松石和很是讶异地说道“这么破旧的柜子还是黄花梨的?”
“哈哈……有眼不识泰山了吧。”陈修很是得意的说道“这雕工还是出自清代名家的手笔,现在只值的一百五十万左右,等我把它修补好了以后至少能卖个三百万以上!”
“三百万!”
松石和先是兴奋,转而又是担心的说道“老板,现在我们店里加上这个黄花梨柜子还有漆器、竹画和你今天早上骗……捡漏回来的乾隆时期的珐琅彩梅瓶加起来都要快过千万了。我们店里晚上没人值夜班能安全吗?”
“对啊!”
陈修也是一拍大腿,要是真的被人一窝个端了,到时候自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尤其是竹画、漆器这些都是小件太容易让人给牵走了。
“石头,今天晚上你就守在店里值夜!”
“这……老板,我也是有女朋友的人,守一两天还行,你让我白天上班晚上还夜班……”
“加你三倍工资!”
“这不是钱的问题。”
“四倍!”
“我女朋友……”
“五倍,你不要我就自己守回来了。”
“成交!”
“恩?说好的不是钱的问题呢。”
“呵呵,我是说钱多少的问题!”
“……”
虽然暂时几夜的守夜是解决了,不过正如松石和所说,他一个人二十四小时的上班,只怕是铁人也埃不住。
而且松石和也不懂功夫,真正遇上了贼只怕是还不如一条狼狗来得实际!
陈修想了想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白易得的电话。
“老板,有什么吩咐?”才第一天上完班就接到了老板的电话,白易得还是有些意外。
“白掌柜,你有没有熟悉的人,懂一些功夫的,尤其是人品也能信得过的。”
“老板,你这是要做黑活的还是……”
“呸,白掌柜你想那里去了,我可是正当商人,怎么会干那种活计!我这是打算请两个有些身手,又忠心的人在店里值夜。”
“原来是这样啊!”
白易得也是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担心陈修这个新老板是走黑的,那样自己明天真没必要上班了。
为个几万块的工资做着掉脑袋的事情,那样何必呢!
“老板,你说打算开多少钱请人?”
“工钱不是问题,除了有些身手,一定要忠心,万一来个监守自盗的,拿就得不偿失了!”
“这样啊!”
白易得在古董行业混迹了快三十年,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不少,当下说道“放心,只要您不吝啬工钱,找人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
“行,找到人了直接带来店里,我要亲自面试。”
打完了白易得的电话以后,松石和也开着货车回到了店里,两人把黄花梨柜子搬好了以后,已经是快要十二点。
留下松石和值夜,陈修再回到自己家里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一到头就睡了过去。
……
阿潘从下沙城中村逃回到隐蔽藏身处到时候已经是晚上一点多。
“这小子太邪门了,明明都已经后力不逮还能忽然爆发!幸亏我跑得快,要不这条小命就交代那里了,咳……咳……”
阿潘是被陈修全力的一脚踢中小腹,这小腹乃是人体最为柔软的地方,按照华夏传统武术的说法那里乃是丹田所在。
陈修的一脚已经是把他的全身血脉都打了混乱,回到藏身地再也支持不住,一下子一口鲜血就伴随着咳嗽声一起喷了出来。
“阿潘,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废物,被一个小年轻打得吐血!”黑暗的角落中忽然一个声音响起!
“廖哥!”
听到这声音,吐血后原本脸色泛白的阿潘脸上一下子变得一片铁青。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从黑暗中缓缓走出一人,冷笑了一下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在这里了。”
“那……那你之前不是答应给我一次机会,你……你都是骗我的?”
“亏你也是老人了,背叛组织的人,别说我保不住你,就算说长老出面也没有用。”廖哥冷然说道“从你背叛组织第一天开始,你就应该有这个觉悟!
我原本说给你一个机会,不过是因为我们组织在安山的分部被人监管得太厉害,不想亲自动手去夺取古玉……哪知道你居然如此废物!
不过,不要紧……
你废物一点也有废物的好处,打电话给你背后那个人,让他去对付陈修!
等他把东西拿回来了,我再一起收拾他!”
“你……你居然知道他……的存在!”
“看来你还是不太了解组织的可怕……难怪,你居然敢造反!从你第一次和那人接触上,我们组织早就知道你们暗中勾结的事情!”
这一下阿潘的脸色一下子又从铁青变得一阵惨白。
原来自己的所做所为早就被组织察觉,枉自己还以为自己是精明!
“打电话给他,就说你任务失败了,让他亲自动手去对付陈修!”廖哥过去拍拍阿潘的肩膀说道“看在多年兄弟的份上,我的刀会很快的从你的脖子划过去,保证给你一个痛苦!组织的酷刑有多惨,你是应该知道的!”
又是这句话,看在多年兄弟的份上……
“廖哥,我还能相信你吗?”阿潘苦笑说道。
“你还有得选择吗?”
是啊……
还有选择吗?
从自己第一天背叛组织开始,这已经是一条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