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通天小说 第四十一章节 美人上门

【神眼通天小说 第四十一章节 美人上门】
“你这伤口是怎么受伤的?”
“这……这个……前几天我进了一张黄花梨柜子不小心刮蹭到的。”
秦芷可不是那种傻白甜,从陈修伤口的形状来看明显是刀子一类的利物所造成,怎么可能是木头类的钝物所伤。
不过他见陈修吞吐不愿说出真相,当下也不强迫他。
“那行,你这伤口还是要处理一下,免得感染了……上车吧,附近找个私人医院,让他们帮你消毒一下。”
待得找你医院用碘伏帮陈修处理过伤口,又送派了一车让人把陈修送回去住处。
秦芷才叫来保镖头子说道“谢周几人怎么处理了?”
“拉去郊区打了一顿,然后警告他们以后不学在安山市出现。”
“嗯,几个小混混给他们一点教训也就行了。”秦芷点头说道“你再去办完查一件事,我要清楚知道陈修的伤是怎么造成的……要快,两个小时内给我答案。”
“是。”
……
陈修回到家里,正要拿出张老给自己的笔记温习,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陈修,开门!我在里家外面。”
“……啊,你怎么来了?”
“医院回访。”
“……医院回访?这不都是下班时间了吗?”
“你到底开不开门,不欢迎我,我马上就走了。”
“……欢迎,怎么可能不欢迎。”
陈修赶紧打开电子门,门外的不正是人民医院的急诊科医生苗婷。
不过,此时她穿的并不是白大褂,而是穿了条紧身的连衣裙,将身材展现得一览无遗。
“脱衣服!”
“啊?”
好熟悉的话语,记得自己欠包租婆房租被她叫去房间的时候说的要是这样的话。
陈修下意识的紧紧扯住了自己衣服的下摆。
“你先干什么,我可是一个很保守的人。”
苗婷一阵白眼,笑骂说道“你想那里去了,就你谁还稀罕了……快把衣服脱了,不脱了我怎么看伤口。”
“呃。”
陈修刚要拉起衣服,不禁又缓了下来。
“快啊,你一个大男人还扭扭捏捏的,还真怕我吃了你不成?”
苗婷说着直接就上手去拉扯陈修的衣服。
“不……不要。”
陈修想要阻止还是慢了一步,碘酒擦拭过后黄色的伤口一览无遗的展现在了苗婷眼皮底下。
“怎么回事,伤口怎么又裂开了?”苗婷的语气很是严厉。
“今天……店里进了一个黄花梨的柜子,人手不够,我帮忙搬了一下。”
反正黄花梨的梗他也用来对付了一次秦芷,在对苗婷说一次也轻车熟路了,见到苗婷还是一脸的怒容,赶紧是说道“我保证,下次一定小心就算是黄花梨的柜子摔了,我也不再乱动了!”
“得了吧。”苗婷又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说道“幸亏你这人还不糊涂,还懂得去消毒一下伤口,要不感染了以后有得你受。”
“咕噜……”
陈修还来不及指天发誓保证以后不敢了,肚子却是先响了起来。
“你还没吃饭吗?”
“嗯。”
“你家厨房在那里?”
“你确定会做饭?”
还真不是陈修要小看苗婷,像她这种漂亮的职业女性平时那里回事能下厨的样子。
“小看了我吧。”苗婷很是得意的说道“我可是会做七种方便面。”
陈修本人还以为她是谦虚一下,不过带她到了厨房以后,是直奔自己的冰箱,果然还真是开水泡方便。
“可惜你家只有老坛酸菜牛肉面和麻辣方便面,今晚就只能给你先尝试一下我的两种手段了。”
“……”
都是开水一烫而已,会泡一种和泡其中有什么差别?
“苗医生,你是做医生的,难道不知道方便面里面有很多的防腐剂,对人体健康不利吗?”陈修吞着方便面幽怨地说道。
“吃什么好吃什么不好,那是营养师的事情,不归我这种外科医生管。”苗婷说一点自觉都没有,很是兴奋地说道“而且没有研究表明吃方便面会不利于伤口愈合……你快吃,吃完酸菜口味的再试一下我这碗麻辣口味的!”
酸菜还是麻辣,有什么不一样,还不是方便面。
……
于此同时,真正狗哥酒吧里面嗨着的吴少卿忽然接到老爸吴望国的电话。
“马上回来!”
“爸,我现在……正和朋友谈着生意呢,能不能晚一些再回去……”
“少废话,马上给我回来!”吴望国那边压低了音量说道“大小姐来家里了!”
“来就来呗,难道还要我的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我才不回去受她的气。”
上次再拍卖会被秦芷直接剥去了在亨元集团的一切职务,吴少卿可是一直心里都有气。
只是双方的地位太过悬殊,吴少卿才说敢怒不敢言而已。
“你胡说八道什么!”吴望国那边低声骂道“我前些日子才找过三叔的路子,想办法让三叔给你说情……大小姐以前可是从来没有来过我们家,现在深夜到访,指不定是让你重新回去亨元工作……”
不在亨元工作以后,吴少卿是少了学多的油水,而最近请狗哥他们对付陈修更是伤了十几人,医药费都花费了不少。
现在有机会从回亨元,他那里能不兴奋。
“好……爸,千万招待好大小姐,我马上回来。”
一路超速、闯着红灯,三十多分钟的行程,不到十分钟吴少卿就赶回到了家里,推开门一看,只见父亲正一旁陪着大小姐秦芷再闲聊。
秦芷看到吴少卿回来,端起了一个茶碗抿了一口,然后招手叫道“吴少卿,你过来。”
吴家父子眼前一亮,看来大小姐果然是冲着吴少卿而来,看来自己复职有望。
“大小姐,您有什么吩咐?”吴少卿碎步上前,低头弯腰地说道。
“啪!”
秦芷手中的茶碗一下子拍在了吴少卿的头上,茶水和血水一起流淌了下来。
“血……”
吴少卿一摸额头,一手的血,顿时脑中一阵眩昏,一屁股的坐在了地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