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通天小说第五十章节 受打击的张老

【神眼通天小说第五十章节 受打击的张老】
张韵是一阵欢喜,还真没想到自己这个便宜的“小叔叔”出手那么大方。
“看在你小子还不算吝啬的份上,今天就让你小子开开眼,看看我家里真正的好东西。”
“爷爷,你要回家啊?那我留下来帮你看店。”张韵主动请缨留下。
“你这丫头,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就怕回家了被你妈管着……你看店就看店吧,不过可千万别像上次一样把我的好东西打坏了。”
张老转头对陈修说道“走吧,带你去认认门,要不师傅我家在那里都不知道,说出去丢人。”
却见陈修一阵为难的站那里不动,奇怪问道“怎么,不愿意去我家啊?”
“不……不是,师傅,你还有几个孙女、孙子啊,我今天可就捡漏了一个玉璧。”
“哈哈……”
张老一阵开怀大笑,一旁的张韵也是抿嘴笑道“小气鬼,我还有三个姐姐,四个妹妹,就问你怕了没有。“
“啊,真的还是假的?!”
……
安山东郊的铜石岭一向都是安山的富人区,上山的路上隔着不远就是一处半山别墅。
张家大宅就是山上最大的一处。
别墅一进去就是一个诺大的私人游泳池,旁边更是一个私人花园,下面的车库是停放了十几辆豪车。
陈修是第一次正在的走进了富人的生活圈,看着这别墅,仿佛感觉自己住的那个所谓高档小区的临江小区当真是狗窝都不如。
张老是带着他传过别墅,直奔后面的一处小房子,房子里面空空如也,正奇怪的时候,张老身后的保镖拿着对讲机说了一通,一面墙忽然自动打开,从里面进去又是一个更广阔的天地。
而最让陈修的震惊的时候里面的屋子里面陈列着各种古玩,陶瓷、书画、家具应有尽有,乃至还有几样视为国宝的青铜器。
这些藏品除了没有《圣教序》以外,竟然一点都不比省博物馆的档次差。
陈修的脑海里面是猛然的浮现着各个器物的信息,口中也跟着喃喃细语“文征明的字帖,虽然是揭版,不过至少价值一百万五十万。”
“唐伯虎的美人图,虽然只是蒲扇,不过按照之前市面的价格一平方厘米十万……这图最少也要两百万以上。”
“……”
“明中期四大才子的书画你都收齐全了,牛逼。”
“这个厉害了,西汉的编钟,无价之宝啊,可惜是少了好几个,不够一套音阶,要不真不比马王堆的那一套差。”
“这……这竹简是……西汉前期的《论语》?!真的牛掰,要是集齐了一点都不海昏侯的差,可惜啊,只有三枚。”
“……”
张老一开始听着陈修件件点出自己的产品,本来还充满了炫耀的得意,随着陈修越说越快,而且样样都准确无误的报出了市值,这种辨别的速度只比他这个主人还要快。
不知道的人定然还以为陈修找已经背熟了资料。
但是张老比任何人都清楚,陈修不可能提前来过自己这个私人藏馆,他不可能提前背熟资料。
这是妖孽!
陈修口中说着,手上也不停止,每一样都摸摸碰碰,不趁机吸收走里面的力量岂不是笨蛋……
陈修转到后面一堵墙的时候,忽然是一下子停住了。
“赝品?”
陈修先是摸了一把一个“鬼谷子下山”的元青花,脑海中没有任何的信息提示,手上也吸不到一丝的力量。
“还是假的?”
陈修又接连不断的去触摸第二样,第三样,第……藏品,整整一面上面的东西全部是假的。
但是每一样赝品做工都很是精良,若不是陈修有古玉的存在,他是一件都分辨不出真假。
“师傅,怎么这一墙的东西都是假的?”
“诶,这说起来就是一个漫长的故事了……我下次再和你说吧。走,吃好的去。”张老索然无味地说道。
陈修难的一次性的如此近距离接触异宝,就像老鼠进入米缸的感觉,本来是不舍得离去。
不过见张老一幅精神不振的样子,也只得跟着离开。
饭桌上,张老也是苦闷的喝着酒,只字不提古玩的事情,就是陈修想提及,他也是不接话,让陈修很是不解。
午饭过后,张老直接就让人把陈修开车送回去。
陈修车上很是郁闷,不解为何张老一下子变得如此奇怪。
他那里知道,他刚才在张老密室里面表现得太过妖孽,一样藏品在他手里摸不够十秒必然就那个说出真假、市值,这个本事就算是张老他自己都没有。
而自己居然还以半个师傅自居,让老头子实在觉得丢脸,所以从藏室出来以后,老头子是只字不再和陈修聊古玩的事情。
待得陈修走以后,张老都是老脸一红,就凭陈修拿辨认古玩的能力和对市值的评估,自己除人还能教教他修复古玩,还能有什么教他啊……
对!
张老一下子如同捉住了救命稻草。
这小子的修复手法幼稚的很,自己就教他这个。
“幸亏我只说是他半个师傅,要是说一个师傅,辨认古玩的能力反而是我这个师傅不如他了,这次还算没有丢脸丢到姥姥家。”
张老忽然想通过来,刚才受陈修打击到小心脏一下子是修复了过啦,兴奋地叫道“老贾,给我开一支康帝,我要好好庆祝一下。”
管家老贾是一阵茫然,已经好多年没见过自家老爷子这样一悲一喜的转换如此之快了。
……
陈修这边坐在张老安排送他回去的宾利添越上,才到半路,手机就响了起来,拿出一看竟然是白掌柜的电话。
“老板,有人拿一幅画来卖,我拿不准主意,要您亲自回来鉴定一下。”
“是什么样的一幅画?卖家是什么人?我现在正赶着回去,你先提前告诉我具体事情。”
“好,卖画的是一个老太,要卖的是一幅吴道子的烛阴图……”白掌柜用了几分钟简约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明白了,我很快就到……你先把人给我稳住。”
“好。”